土壤修复耗资大杜绝污染是关键
作者:gurao 日期:2015-06-12 浏览
汕头市贵屿镇治理重金属污染土壤三年,取得初步成效,也发现问题

土壤修复耗资大 杜绝污染是关键


随着对电子垃圾处理行业的整治规范,贵屿镇农田受重金属污染的情况将从源头上得以遏制。

  编者按 民以食为天,食以土为母。没有土地,就没有食物;没有食物,人类就无法生存。但是,人类在谋求改善生活的同时,也破坏和污染了土地,土质状况令人堪忧。官方数据显示,我国受污染耕地达1.5亿亩,民间估测数据则远超于此。

  如何保护土地,让已有土地不再受到污染;如何修复受污染土壤,让其重新焕发青春,是国家、农民的责任,也是社会各界的责任。即日起,本报推出专题"土壤修复广东试验",全方位、多角度展现广东土质现状、受污染土地修复改良试点进展、土质改良规划,呼吁政府、农民、涉农组织、社会各界共同关注土质改良问题,共同为土质改良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尽力。

  文/图 南方农村报记者 陈景收    实习生 卢晓科

  5月21日,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天气阴沉,小雨淅沥。镇委书记徐献明记得,三四年前,在这样的天气里,整个贵屿镇会笼罩在焚烧废弃电路板、塑料切粒产生的刺鼻气味中,"阴天特别严重,气味呛人。"经过对电子垃圾处理行业三年的大力整顿,贵屿镇的空气质量给当地人的直观感受是"好了许多".然而,沉睡在地底下的各类重金属已经累积二三十年,如何治理修复这些受污染的土壤,依然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目前,当地仅有212亩受污染土地作为示范点得到修复。

家庭作坊无序发展污染大

        4月20日,在贵屿镇北林村一家废旧电子产品拆解作坊中,五六位工人手持锤子、镊子等简单工具在拆解线路板上的金属,屋里屋外电子废弃物堆积如山。由于此前媒体对当地电子垃圾处理产业的报道以及近期政府的大力整治,作坊的老板娘对外来人员十分警惕,不断强调:"我们是有牌照的、合法经营,不烧电路板。"目前,在贵屿镇,从事电子垃圾金属拆解的散户已经很少,多数已经搬进当地的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加上1000多家从事塑料分类、切粒的个体经营户,全镇从事电子垃圾处理的散户不足2000家。在此之前,在这个有着13万人口的镇上,有5000多家从事电子废弃物处理的个体经营户,8万余本地人从事该行业。

  贵屿镇地处汕头市潮阳区和普宁市交界,地势低洼,加上潮汕地区明显的人多地少,农业生产难以保障当地居民的生计。上世纪八十年代,贵屿人从电子垃圾处理中嗅到了商机,开始从事电子垃圾回收、拆解、转卖的生意,获利颇丰。据公开报道,2011年,全镇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回收、拆解量达160多万吨,产值近37亿元,占全镇工业总产值的90%以上。贵屿镇俨然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拆解基地。

  "贵屿镇对整个国家的资源循环利用作出了巨大贡献,但由于以往行业的无序发展,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徐献明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在他看来,在整个电子垃圾处理行业中,对环境污染最大的是"烧板"和"酸洗".所谓烧板就是工人对机电产品进行物理拆解之后,把电路板烧掉,将铺在上面的铜提取出来;酸洗则是为了提取电路板上的金、银等贵重金属。

  "以前,烧板产生的废气直接排放,污染了空气。酸洗的废水含有重金属,直接排入河中,污染了水体、土壤等。"徐献明说。

  在行业野蛮发展时期,贵屿镇处处高炉林立,从事酸洗的小作坊在当地的北港河畔星罗棋布。"靠河,方便排污。"潮阳区环保局派驻贵屿镇的环保分局局长戴宏伟说。

修复200亩土地耗资千万

        贵屿镇的污染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2007年-2010年,环保部委托中国环境科学院对贵屿镇土壤污染状况普查发现,当地大面积土壤受到不同程度的重金属污染,多种主要农作物至少有一种重金属超标。

  2012年3月16日,环保部向广东省政府通报了贵屿镇环境污染情况。"从那时起,政府下大力气推进贵屿镇环境污染综合整治。"汕头市环保局副局长蔡怒潮告诉记者,根据当年环保部认可和广东省政府审定通过的《汕头市贵屿地区电子废弃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汕头市环保局牵头对贵屿镇联堤村116亩电子废弃物酸洗迹地和龙港村、渡头村的96亩受污染农田实施重金属污染典型土壤修复示范工程。

  "联堤村那块地污染很严重,修复后将用作工业用地。"蔡怒潮告诉记者,联堤村的酸洗迹地主要受锑、铜、铅、锌、镍和镉的污染,且残留强酸废水。因此,该场地的修复采用淋洗法和客土法。

  淋洗法是用污染场地的残留酸水对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壤进行淋洗,然后用碱性综合沉淀法处理淋洗的废水,使其达标排放,最终达到修复土壤和处理酸性废水的目的。客土法则是把受污染土壤挖掘后,运至垃圾填埋场卫生填埋。

  "这块地2013年1月开始修复,去年12月已经完成修复。"蔡怒潮告诉记者,作为当地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的一部分,这块地已经开工建设。

  而位于龙港村、渡头村的96亩受污染农田主要受汞、镍、铜和锌的污染,且污染物主要集中在0-20cm的表层。"这个点要按修复成农田的标准进行。"蔡怒潮说,这块地主要采用植物修复法,种植玉米、苎麻等植物对重金属进行吸附。

  为了试验出最佳的修复方法,汕头市还将这块农田分为4个示范基地,每个基地加入不同物质促进植物修复。"示范点的作用就是为今后的土壤治理探索出一条更好的路。"蔡怒潮说,从试点情况看,土壤修复首先得把水治好,不然土壤治理好了还会被污染;另外就是植物修复周期太长,耗资巨大。

  目前,贵屿镇两处重金属污染修复示范点的直接成本大概是977万元,其中龙港村、渡头村受污染的96亩农田的修复用了578万元。"加上前期土壤检测、方案制定的开支,修复这两块地要耗资1200万元。"蔡怒潮说。

中期报告显示铅含量上升

        
去年10月,汕头市环保局对贵屿镇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示范示范工程进行中期评估发现,龙港村、渡头村受污染的96亩农田中,主要重金属含量有所下降。其中,汞含量下降了56%,铜下降了38.5%,锌下降了23.5%."到年底,预期的结果是保证种出来的农产品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但是土壤要达到耕地标准,还有一段距离。"蔡怒潮说,在污染源杜绝前修复土壤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最好是先杜绝污染,再让土壤自然修复。"贵屿镇从2012年开始的整治电子废弃物处理行业,正是为了从源头上杜绝污染。徐献明说,到2013年底,全镇关闭了2088家拆解加工点,其余3141家通过整改保留了下来。按照要求,所有金属拆解经营户和大部分切粒企业,均要在2015年底前搬入循环经济产业园区。进驻的企业要接受园区管委会以及管委会成立的国有公司——汕头市贵屿工业区再生资源实业有限公司的统一监管。

  "保留下来的只能做简单的物理拆解,烧板、酸洗都要到园区内统一的工厂进行,这就避免了废水废气无序排放。"徐献明说,目前,贵屿镇电子废弃物处理行业逐步规范,"当然也不能排除个别小作坊偷偷生产。但是,我们只要发现了,一定要打击。"上述中期评估报告显示,正在修复的农田中铅含量上升了39%.对此,蔡怒潮解释:"可能是附近还有私人作坊在偷偷烧板。"在贵屿镇的街道、华美村、北林村等地,随处可见打击非法烧板、酸洗的标语。仅去年,华美村就强制拆除了600多个高炉。戴宏伟告诉记者,以前遍布北港河畔的酸洗作坊已经被全部取缔,酸洗迹地也已经换了新土。

  经过两三年的大力整治,贵屿镇的空气质量已经好转,河流中的重金属已经达标,只有底泥中重金属污染还比较严重。不过,蔡怒潮告诉记者,大面积的土壤修复还无法开展。

  2014年4月-11月,汕头市农业局对贵屿镇5个具有代表性的自然村20个水稻样品、14个蔬菜样品进行抽样检测后发现,稻谷合格率为100%,蔬菜样品中仅有1个不合格,合格率为92.86%.

  "我们不能说这份报告有问题,可能是检测、统计的方法、标准不一样。"蔡怒潮对农业局报告的结论持保留态度。他认为,正在修复的农田的农作物还会有重金属超标,未经修复农田的农作物完全达标不太可能,"但总的来说,贵屿镇的环境整治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只要把污染源头遏制住,土壤中的重金属可以通过自然修复降低。"